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www.076.com > 正文
  • 为什么《星际争霸》里泽拉图说「一代又一代勇者,都选择了黑暗圣
  • 日期:2016-05-17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阿塔尼斯大主教有很多不同的观点。

我感觉有意思的是,我们讨论是剧情,大主教却提供了个新想法:从游戏性上开剧情性的脑洞。大主教试图通过SC2的单位特性(任务关)说明奈拉齐姆的本质是“以少胜多,牺牲小我,守护大我”。既然这样,我们就较一较这个真吧。
先贴上装配面板:
1代表艾尔 2代表奈拉齐姆 3代表净化者 4代表塔达林
【地面基本单位】
1狂热者 2百夫长 3警戒者
【地面远程单位】
2追猎者 1龙骑士 3使徒
【猎手】
2黑暗圣堂武士 1复仇者 4鲜血猎手
【哨兵】
1机械哨兵 3激励者 4浩劫
【重型地面机械】
1不朽者 2歼灭者 4先锋
【轻型空军】
1凤凰战机 2海盗 3幻影战机
【灵能部队】
1高阶圣堂武士 2黑暗执政官 4晋升者
【突击舰队】
2虚空辉光舰 4毁灭者 1仲裁
【重型攻城机械】
3巨像 1金甲虫 4天罚
【旗舰】
1航母 3风暴 4塔达林母舰
施工完毕。
第一层,这是绝大多数的基本部队。所有单位都有冲锋拦截保护能力,在“守护大我”上区别何在?要论以少胜多,狂热者是旋风斩。
第二层,龙骑是稳固的炮台型远程,追猎是机动的突击远程。闪追回盾代表以少胜多?不太明白什么逻辑。
第三层,奈拉齐姆的招牌单位,技能是类似于剑圣的无敌斩;艾尔则是不死复生。依大主教的意思,有AOE就是“以少胜多”,那我还要说无限复生是用肉体的“牺牲小我”呢。。。
第四层没有奈拉齐姆。
第五层就很有趣了,大主教意思说歼灭者牺牲了护盾能力提升称为对空对地杀器,把这个往“牺牲”上拽。那塔达林的不朽照这个逻辑,是不是也是同样道理?
第六层,凤凰战机牺牲移动能力和开火能力发射“引力光束”,给队友提供输出环境,您说了海盗却避而不谈这个同级科技,我仍然看不懂。
第七层也很有意思,您红球这个例子简直视高阶圣堂为无物。高阶圣堂有著名的主流AOE灵能风暴,任务中“能量潮涌”特性使灵能风暴能给部队回盾,当然还有终极牺牲---二合一白球。另外提醒一下,红球很贵的,和高阶圣堂一比一是错误的。
第八层,虚空辉光舰是超强的单体钻机。要论AOE,我就问谁能比的过塔达林红色虚空?这一层艾尔是燕子,空军辅助单位,又是隐形又是定身的,依您的逻辑,是不是也应该是“守护大我”这个名号?
第九层没有奈拉齐姆。
第十层也没有。
如果让我总结四大派系的特性:
艾尔科技中规中矩;净化者战场持久注重机械修复同时有一定火力;奈拉齐姆有典型的刺客特性,机动强火力强但是本身都挺脆,适合骚扰点杀,【不适合守护队友和阵地鏖战】;塔达林兵行邪招,有强大的控场能力,火力非常变态。
说了半天,大主教您的这个观点完全就是“带着立场看问题”,我带着“以少胜多”的观点下判断,怎么下都是合意的,【殊不知别的立场也一样适用】,如此判断那就是一锅粥了。
另外我早就说了,用游戏性套剧情,结果就是这么违和。
以上是驳斥。
下面说说虚空之遗的剧情问题。
我觉得,吃书有两种,一种是修改背景设定,比如张三在第一部是北京人,第三部变成天津人了;另一种是修改性格和人物态度设定,比如第一部A和B不共戴天,第三部俩人莫名其妙就和好了。
暴雪在这方面本来就是铁了心要吃书的。
比如在星际一,刀锋女王之残忍那是让雷诺刻骨铭心,杀害了雷诺的一堆朋友,最后心存私心放过雷诺一马。雷诺对刀锋女王从一开始的惊诧,到恐惧,最后到刻骨仇恨。呵呵,到了SC2,这刻骨仇恨就变味了,最后女王洗白的让我们猝不及防,当女神一走了之。。。
除了吃书,星际一和星际二剧情基调上完全两个极端。星际一是个绝望黑暗的故事,星际二就变了,到《虚空之遗》资料片,整个一个宏大正气史诗。。。三族吃着火锅唱着歌就把埃蒙日了,这个宇宙造物主级别的反派实在太没力度了。
暴雪没办法啊,且不说取悦更多玩家这个目的,RTS本来也快完了,这个坑赶紧填完对于暴雪是种解脱。虽然暴雪出品必为精品,但是SC2三部曲一部比一部像赶工之作,这一点我是同意大家的。
总的来说,《虚空之遗》故事性还是可以的,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不妨碍我们看完了之后,中二感爆表的喊一句“为了艾尔”。作为玩家,如果不对游戏寄予一点感情,或是从游戏中引发一些思考,那玩起来确实也没啥意思
----------许多人不认同我的观点。
可是你自己解释的“自我牺牲”,“不忘初心”,“夺回遗产”,仍然是似是而非的官话而已。。。
要论牺牲精神,卡拉中的星灵在开场CG里早就展示给你们了。
你们难道没发现CG埋了一个大坑么。
如果黑暗圣堂之路仅仅这么浅薄的理解,那和光明圣堂也没啥区别了。
【你们真的理解我说的“自由”的意思吗?】
话说当年萨尔那加创造的两大族,纯粹形体虫族(改造前),纯粹精神星灵,没有人类的位置,在杀死纳鲁德的一关中,这个老不死嘲笑雷诺这个卑微的人类竟敢踏足神的领域。
雷诺不想和它说话,并往它脸上拍了一百个地堡。
人类与星灵和虫群相比,力量薄弱,身材矮小,必须依靠机甲作战,生命力脆弱;意志力也薄弱,虫群服从,星灵不怕牺牲,只有人类存在“贪生怕死”,“临阵脱逃”,“内斗算计”等情况。
那我要问问题了,为什么人类最终在星海中能有一席之地?
你们大概会回答“因为人类有科技”。
科技哪来的?几百年的发展,就让曾经在地球上如同土著一般的人类,制造战舰在星海中作战了。
这进步速度是惊人的。你看看星灵,亚顿之矛这个古代科技比现代不知高到哪里去了,星灵以万年计数的文明,“祖上曾阔过”,然后走了千万年下坡路。
这里完美联动大刘的《三体》。三体人制造智子的原因是什么?虽然当前三体人的科技吊打地球,但是它们发现地球的科技发展是几何级数上升的,等到他们那十分之一光速的飞船到了,估计就干不过地球了,所以要封锁地球科技。
为啥会这样?
因为人一直有贪欲,每个时代总有那么一大堆人抵抗现状,自己吃饱穿暖还不算,非要搞个大新闻。马车开着不爽要弄蒸汽的,当皇帝TM偏要给你推翻建立各种花式制度的,欧式几何满足不了新领域研究,重新定义弄非欧的。。。
纵观人类史,基本就是一部折腾史。
请问星灵的卡拉和虫群的母巢心智,允不允许这部折腾史的存在?
很多人玩星际,不明白人族为什么强。说到底你不理解作者的设定原则,玩一百遍也是白扯。
说来也巧,大刘的三体和这个极其类似。三体人辣么牛逼,抱着一本《三国》看不明白。
【独立封闭的心智,才是人族最强的武器】
【这TM才是真正的自由】
即便是奴隶制社会,Boss把奴隶拴起来,他也没法控制奴隶脑子里想什么。
你们很多人理解的“自由”太浅薄了,难怪看不懂。
在剧情里,UED,蒙斯克和凯瑞甘,很好的展现了人类的能耐。
卡斯链接卡拉的那一刻,注定了光明圣堂武士拥抱和平和理解,也注定了它们的固步自封。
这一点黑暗圣堂意识到了。
泽拉图说“如果我们与卡拉的荣光不再相连,就将饱受[苦难]”
【什么苦难?】孤独的苦难,隔绝的苦难,自由的苦难。这就是心灵自由的代价,不爽不要切。
正因为如此,泽拉图坚定的说,【我们虽然隔绝了理解,但是我们不是“孤”军奋战,荣耀和传承让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因此我们选择遁入虚空的黑暗圣堂之路。】
从没真正理解过彼此的人类没有荣耀么?无论是“为了新中国”,还是“为了美利坚”,亦或是“为了联盟”,人类的传承和荣耀一直在延续。没有卡拉,人类也能理解高尚和荣耀。
大主教说,卡拉曾是我们心灵的纽带,最终带来的只有谎言。
这个谎言迟早都要被揭穿,在我看来,埃蒙只不过是一个执行者罢了。
------------------










这一段CG发生在亚顿之矛驰援夏古拉斯。圣堂武士发现星球已经陷落,黑暗圣堂武士的首领沃拉尊族长和阿塔尼斯忍痛炸毁了星球。在阿塔尼斯孤军奋战启用自毁引擎时,背景正是泽拉图缓慢而坚定的声音,其描述的是黑暗圣堂武士的仪式--暗影疾行。
暗影疾行是黑暗圣堂武士的最终进阶之战,受试者孤立无援,其他成员从阴影中伺机袭击该人,撑到最后才有资格成为合格的黑暗圣堂。
虽然阿塔尼斯不是夏古拉斯一族,但是守护神殿一战,他孤身一人深陷虫群仍能大显神威,而且地点就在黑暗圣堂的母星。事后沃拉尊说过,阿塔尼斯已经是一名黑暗圣堂战士了。
以上是剧情上这段话的意义。
下面说一说其深意。
实际上,《虚空之遗》资料片星灵的核心问题在于--如何看待卡拉,这也正是黑暗圣堂和传统圣堂的分歧所在。卡拉联结了所有星灵的思想,但这不是母巢心智那种奴役和操纵,而是一种共情和最终极的信任(跟EVA最后全人类融合很相似)。在整个星际争霸系列中,我们发现没有卑鄙无耻的星灵单位(评论区提醒我塔达林,或许这里改成卡拉中的星灵单位比较合适)(卑鄙和阴谋是人族特有的,这也正是凯瑞甘强大的原因,人族的阴险狡诈加上虫族的无敌执行力),虽然有些星灵古板而不懂变通,但是没有一个是懦夫和阴谋家,星灵的道德水平实在太高,这其实完全是卡拉联结的结果。
卡拉就真的这么万能吗?
暴雪让埃蒙腐蚀了这一链接,抛给了星灵这一终极问题。
黑暗圣堂武士是最早对其产生疑问的一群人,他们被称为无耻的背叛者,遭到了永久的放逐。然而讽刺的是,最后拯救星灵的正是他们,艾尔沦陷时他们拯救了残存的星灵,而切断大主教神经的也正是泽拉图。
暴雪的编剧在试图说明什么呢?
我们在任务线中发现,星灵的古代科技有着璀璨的历史,而现代星灵不进反退,阿塔尼斯复兴达拉姆完全就是一个“古代寻宝”过程,万世之战时的叛党塔达林,塞布洛斯号上被封禁的净化者,被放逐的黑暗圣堂武士,都被阿塔尼斯团结在了一起,而这些在以前是星灵的所谓耻辱和亵渎。星灵这几万年来其实一直都是走在固步自封的老路上,他们有着悠长的寿命,因此也有着悠长的阶级固化。相位技师有如此重要的地位,仍然是保护者眼中的低等阶级(卡莱阶层),认为他无权参与圣堂武士的战斗决策。
因此我们也看到了,卡拉既是思想的庇护所,同样也是思想的牢笼。
阿塔尼斯失去神经束之后,发现自己陷入了无尽的孤独,共情变成了文字和言语的描述。而这种孤独,人类自从诞生之日起就在承受。
这种“孤独”,其实正是星际争霸的思想内核,自由。
人生而自由,在SC中得到了这样的一种佐证。
SC2的三大资料片在我看来,就是讲三族对于自由的追求。
追寻属于自己的自由,就是在与自己的命运抗争。
就连埃蒙这个大反派,不也在抵抗萨尔那加的无尽循环嘛?残忍如主宰,为什么要制造凯瑞根?它一样想要从思想的牢笼中得以解脱。
这么说来,这三部曲都该叫做自由之翼。科普鲁星区人族摆脱UED,虫群不再是神的杀戮机器,星灵斩断了卡拉和自己的过去分别,迎接新的时代,正是对向往自由,抗争命运的最好诠释。

当我们这样看问题时,再回过头去看一看泽拉图的那一番话,就有了不一样的感情。
“一代又一代的勇者,都选择了黑暗圣堂之路”
勇者不仅仅在于勇武过人。勇于抛弃温暖的庇护,在黑暗的虚空中孤军奋战,寻求属于心灵的自由,才是泽拉图心中真正的勇士。

在我看来,这才是黑暗圣堂武士的深层次意义。